幽兰谷成人网
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
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·导航
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

【狩猎,制服!】

<- 激情文学 <- 情色文学 <- 幽兰谷成人网

[乱伦小说]-[上了大姑姑],【人妻公寓之城中村纪事】(1—3)作者:lakerktt,公车上的插曲,【堕落的淫练世界】(1-2)作者:云斯。【狩猎,制服!】,【我和当空姐的表姊乱伦】,偷袭女派出所所长,电梯里操警花,姑妈表妹好麻花。【狩猎,制服!】,轮奸和蹂躏人妻,【美丽少妇的美妙叫床声】【完】。

上一页:【婚后初夜】 下一页:【办公室孽缘】

【狩猎,制服!】

蓝天白云,日本成田国际航班的高级客仓内,我正坐在那里,望着遥远的天际发呆。作为一个权利者,我虽然衣冠楚楚,但却整个人摊在座位之上。这不符合我如今的形象,但心里的迷茫却挥之不去。

  「先生,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?」突然,一个银铃样的声音出现在耳边。

  我回过头去,正看到一个身穿湛蓝色制服的空中小姐站在我面前。她有着乌黑秀丽的披肩长发和高佻美丽的修长身材,黑色丝制长袜,颈上系有象征空姐标志的红色领巾,加上那迷人的微笑,眼前的女性可以说是一个活脱脱的空中天使。

  我回过头,仔细扫视了眼前的空姐一眼,她一手挡在胸前,D罩杯的胸部挺立在前,另一只手则羞涩地挡在下半身,黑色丝袜里的美腿紧紧并拢在一起,微微颤动,好似又害怕又在期盼。

  「制服诱惑吗?」我叹了口气,亮出了藏在衣服里的金色电子会员卡。

  「客人?」空姐似乎小小地吃了一惊,然后由惊讶转为甜笑,「请问客人需要什么特别服务吗?」

  我没有说话,而是懒散地指了指自已的下体。

  空姐马上就明白了,她站直身体,双手垂到腿际,然后整个人用日本女性最标准的姿态弯腰鞠躬,「我明白了,客人。」

  空姐甜甜地一笑,然后用手拔了拔发际,接着走到我的眼前,弯下腰蹲下来,然后用修长的手指轻轻解开我的裤子,小心翼翼的掏出我的肉棒,放在手中仔细抚摸,空姐的手法富有技巧性,很快就让我的老二坚挺起来。

  空姐抬头看了我一眼,我点点头,示意对方继续。于是空姐接下来就长开她甜美的嘴巴,然后轻轻地含住我的阴茎,用舌头紧紧包住龟头,然后旋转舔吸,一前一后,张驰有度,还时不时用勾魂的魅眼看着我。

  我仍然懒散地躺在椅子上,享受着特权所带来的服务,这是权力者的特权,支配者的享受。然而这一切,对我来说并不特别。

  我的名字叫龙堂生,或许这并不是我的真名,但至少我最的妻子是这么叫我的,作为一个失去记忆的人,我不知道自已的过去,也不知道自已是谁,但我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真正爱我的女性,在我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接纳了我,宽慰我,成为了我的另一半。然而这短暂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,远方的巨大黑手伸向了我们,妻子被某个组织掳去,不知所踪。而我,仅凭着记忆的些许片断,找到了这个组织,这时我才知道,妻子所要面临的是什么,这是一个诱拐美丽的女性,然后调教她们成为性欲的奴隶,并借此发展的庞大组织,为了夺回心爱的女人,我需要力量,于是我加入了组织,成为了组织的一名调教师。

  玩弄女人们美丽的身体,享受她们欢淫的呻吟,抽出她们的灵魂,引导她们走进肉欲的轮回,这就是我的工作。我是个失去记忆的男人,我不知道自已是谁,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已拥有这种技能,心中唯一所想的,只有救出我最爱的妻子,为此不惜利用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,哪怕是地狱,我也在所不惜!

  我所在的组织,他们从世界各处诱拐女性,调教她们成为性欲的奴隶,性的俘虏,然后出售和利用她们的肉体来换取利益,并借此发展自已的势力。就好像是眼前的女人一样,谁也不会想到平时美貌端庄的空姐,私底下却是任人玩弄的奴隶,而作为组织的调教师,我有充分的权力享用眼前的肉体。

  是的,利用她们,为此我不惜从中国来到日本,来到这个城市!名媛人妻,高贵的大小姐,女子学生,空姐,女教师,护士,主播,少女偶象……我会利用她们,充分地利用这些日本女人,支配她们,侵犯她们,然后往上爬,爬到组织的上层,直到找回心爱的女人为止。

  想到这里,一股热血涌上我的心头。我挺起腰,一把抓紧空姐的头部,然后狠狠地前后抽动,让自已的肉棒在温暖的嘴中肆意活动,肆意侵犯!

  「呜,呜!」空姐似乎没有人料到我突如其来的反应,她无助地发出闷哼声,却不敢有丝毫的抵抗,只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。但我根本不在乎,我何必在乎一个奴隶的感受?她们只是肉玩具,是利用的工具,我为自已解释,然后狠狠地抽插,让自已的肉棒直顶女人的深喉,然后将精液一下子全部射进了对方的嘴里。

  抽出肉棒之后,空姐立刻一屁股坐在下来,红着脸不断咳嗽,吞吐着口中的精液。而面对如时此景,我只是简单地挥了挥手,示意女人退下。

  高潮之后带来的是极大的空虚,我心爱的妻子,你到底在哪里?我连你的名字都已经失去,如何能找到你呢?

  我摊倒在椅子上面,思绪飘向远方。

  ……

  天野艺术学园,市内有名的艺能系学园,该学园校风明快,活泼,知名度广,顾尔有大量的日本家庭愿意将自已的子女送入此学园,特别是艺能系专业,为此学校里聚集了大量年青美貌的女子艺校生,而校内的教师,更是以德才兼备而闻名日本。

  千岛香澄,23岁,音乐系女教师。组织的奴隶,我的所有物之一。

  23岁的香澄拥有名媛般的出生和良好教养,刚从大学毕业的她就进入了着名的天野艺术学园,担任音乐教师。擅长钢琴和小提琴,没有教学经验的她凭借着高雅的气质和傲人的美貌身材,以及温柔的性格获得了包括男女在内的所有师生喜爱。集知性和高雅与一身,温柔善良的香澄老师可以说是所有学生梦寐以求的教师,但如今……

  「啊,教学主任,请不要在这里……啊!」

  我刚走进教员室的大门,就听见里面女性的呻吟声。打开大门,只看见香澄正被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推倒在书桌旁,她的下半身裙子已经被掀起,露出了性感的白色网状内裤,中年男人的手指正在香澄的肉缝之间不断摸索,女教师在男人的扣弄之下,无助地仰起头,发出让人媚酥入骨的呻吟声。

  「嘛,这不是龙先生吗,你已经来了啊?」一看到我进来,主任就松开香澄的美体,然后冲我搓着手堆笑,「我还准备来接你呢。」「不必了,主任先生。」我摆了摆手,同样用笑容迎接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,「怎么样,香澄老师的身体还让你满意吗?」

  「当然,当然满意了!」主任乐得合不拢嘴,他一把搂住红着脸的香澄,「香澄老师的身体真的太棒了,这么温驯性感,龙先生的技巧真好啊。」「哪里,主任你满意就行了。」我点点头,「接下来的课程,就让我拭目以待了!」

  「不,主人,我不要,求求你!」可怜的女教师在一旁红着脸,拼命摇头,全身都在发颤。

  「你只是个奴隶而已,忘记自已的身份了吗?」我冷冷地看了香澄一眼,女教师马上就低下了头,默认了。

  「啊呀呀,能成为组织的会员真是幸福啊。」教导主任淫笑着再一次提起香澄的裙子,然后剥下纯白的丝制内裤至双腿的脚踝处,将一个特制的手机塞进了她的阴道,然后狠狠地朝里面捅,引来了香澄无力的抗议声。

  「好痛,主任。」

  「住嘴,你这个肉奴隶!」主任用力打了香澄雪白的大屁股两下,然后不由分说地将手指在还空着的后门处色情地扣挖了几下才退出。

  「好了,香澄老师,让我们上课吧。」主任弄完之后,盖上女教师的裙子,然后还不玩摸两下。

  「主人,求求你……」女教师香澄刚想再次请求,但看到我冰冷的眼神就闭着了嘴巴,然后红着脸跟着主任走出了房间,准备了凌辱授课的时间。

  「确实是一个很漂亮的美人,多少有点可惜。」我叹了口气,然后跟着教导主任走出了房间。

  室内手机震动授课,这是作为女教师的香澄今天所要进行的仕奉活动。

  这里解释一下,我所在的组织与寻常不同之处在于特别的会员制和奴隶制度。

  俗话说哪怕是强奸也要有反抗才有乐趣,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单纯的性交妓女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。组织中那些被掳来的美女们,她们一半是奴隶,一半却是自由人。经过调教之后,她们平时仍然进行正常的生活,但所有的资料都会登陆在组织内部的网站上面,只有在特殊的会员面前才会显示出真正的奴隶身份。比如这位香澄老师,她在大部分人眼里仍然是个正常的女教师,每天上下班,生活休息,但如果遇到了持有特殊会员身份的人,就必须按对方的要求提供性服务,但有一点,任何会员都不能暴露奴隶们的真实身份,这样一来既给予了奴隶们一种名为希望的幻想,保留了她们的底线,又让会员和奴隶之间的性关系增加了一层禁忌的诱惑。

  组织的律法是绝对性的,一旦奴隶们为组织服务了约定的年份,组织就会返给她们自由,任何于她们相关的性服务资料都会被一并删除,会员也不再被允许纠缠她们,一旦被发现,他们就会突然消失于人间。

  组织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为了让女奴保持着社会人士的羞耻和底线,为会员们提供性服务,而拥有希望的她们也只有强忍着屈辱为会员们提供需服务,同时也不会鱼死网破地对组织进行反抗,这种欲擒故纵的方法无疑大大增加了隐密性和可靠性,也洞察了人性的弱点,因为一个所有人都可以上的妓女是满足不了男人征服欲的。

  所谓的会员制,固然是组织拉拢关系和增长财务的一种方法,它由高到低分为白金,金,银,铜和普通五种。白金会员可以要求组织的奴隶在任何场所,任何地点为任何人服务,包话公开暴露和轮奸。金卡会员的权力略小一些,但仍然包括绝大多数的性服务,银卡虽然也能要求提供各种凌辱活动,但特别过分的需要得到奴隶主人的许可,铜卡会员的权力更小,过份的凌辱活动奴隶完全有权力拒绝,普通会员没有向奴隶提出要求的权力,他们只能参于其它会员的凌辱活动,因为为了保证奴隶的身份,所有的性服务参于者都必须拥有普通会员要求。

  越高级的会员卡,所需要投入的资金就越大,特别是白金会员可以说只有权贵人士才有可能拥有,天野学园的教导主任,穷极积蓄才获得了银卡会员。这个年过半百,却淫性不改的老男人一直以来对学园内的偶象教师香澄抱有幻想,于是向我提出了这个要求,而作为主人的我理所当然的答应了,主任支付的条件除了金钱以外,还包括今后学院内的各种方便,包话在厕所安装偷窥器之类的……组织为了应付国际警察的压力,所有的调教师都是单独行动的,他们定期为组织交纳资金和资源,但所需要的奴隶都必须由调教师自行网罗,所抓到的奴隶在成为组织的财产同时,其支配权在调教师手里,这样一来就大大增加了调教师们的忠诚心。组织提供了舞台,调教师们则在其中任意发挥,相互竞争。

  所以,如果妻子是被组织某个调教师所带走的话,那么救回妻子唯一方法就是爬高,爬到权力的高峰。

  ……

  开课之前,我和教导主任就以听课辅导的理由坐在了教室里,等候着即将到来的好戏,和我们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年青而富有名望的主任老师。

  「听说香澄老师是个暴露狂啊。」还没有开课,教室里的坏学生代表,铁也就在教室里议论开了,所有的男生们开始交头结耳,议论纷纷,很显然,他们之间有人是组织的会员。

  「不会吧,香澄老师这么典雅,怎么会是暴露狂呢?」好学生不满意起来。

  「那么,赌不赌?今天老师一定是不穿胸罩来上课!」「好,赌就赌!」好学生同意。

  而在一旁,班内的学生会副会长菜菜子则咬着牙坐在一边。

  我瞥了眼看着低头坐着的菜菜子,虽然还是学生,但菜菜子已经发育得十分成熟,胸部和大腿已经显现出了女人味,同时还散发着青春的魅力,强气明快的学生会副会长,同样是学园内的人气偶象。同时,也是我的奴隶之一,当然,今天的主角不是她。

  很快香澄老师就低着头抱书本进来了,刚进门的时候,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,今天的老师温文中显露出无比的媚感,她穿着粉红色的低胸开襟上衣,胸前的两点透过上衣凸在众人的视线当中,很明显,她没有穿胸罩。同时短无可短的迷你裙配上裸脚的高跟脚,将老师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,特别是教导主任,我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下面坚挺了起来。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香澄一进来就发现原来台上的桌子没有了,站在讲台上的香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她遮挡的,高佻的美腿这样活生生的暴露在外,每走一部,仿佛可以看到迷你裙下的屁股若隐若现,还有那半透明的丝制内裤。

  所有学生发出了惊叹了呼声,好同学目瞪口呆,坏同学则在一旁坏笑,他们色情地将目光盯着香澄,仿佛可以将女教师剥光一样。

  那个年青的主任老师也目愣口呆地望着我们两个人,但我立刻就给了对方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,他一直以来都是香澄老师的追求者,他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「菜菜子……今天同学们都来了吗?」香澄老师问她最喜爱的学生。

  「哎?」曾经开朗明快的学生会副会长,这时也看起来心不在焉,她顿了一顿,「大家都到了,老师。」

  「那么,就开始上课吧。」香澄叹了口气,她从开始的时候,脸就羞红了一样,胸前大开的上衣,短小的迷你裙和裸露在外的大腿,全班的学生都在盯着老师诱人身体看,如今香澄的表情就好像要被剥光了一样。

  「那么,这节课先让大家认识一下莫扎特大师,他是奥地利作曲家,3岁就会弹……啊!」说到一年,香澄的身体突然软了下去,从下面可以明显看到,可爱的香澄老师红着脸,轻轻弯下腰,将一只手捂在双腿之间,那里还在不断地发颤。

  以铁也为首的坏学生们,吹起了口哨。

  而我身边的年青老师,也有点坐不住的样子。

  「香澄老师,你怎么了?」好学生们忍不住关心老师起来,而作为班长的菜菜子则低着头,无言的坐在那里。

  「没,没有事……请大家坐好。」香澄连忙示意大家坐下,然后继续收回捂在下体的手,继续上课,「莫扎特大师他3岁会弹钢琴,啊……6岁开始作曲………啊……」香澄老师越说越吃力,纤细的手紧紧摄在一起,还可以看到汗珠出现在手心。

 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我轻轻看了坐在身旁的教导主任一眼,看到那个中年男人手里握着一个手机,只要他一拔打香澄老师的手机号,塞在她阴道处的手机就会开始剧烈震动,不断给予美貌的女教师巨大的刺激。

  不允许掉出来,无论是主任的命令,还是为了保护自已的廉耻,女教师香澄现在唯一能作的只有紧紧咬紧牙关,拼了命忍受这一切。看着台上红着脸,吃力地忍受体内快感的女教师,所有人都发出只可意会的微笑。

  「啊,香澄老师,你这是怎么了,教师怎么能站成这样给同学上课呢?」教导主任突然坏心眼地喊了起来,「站直身体!」「是,是的,主任。」香澄被吓着了,她赶紧抬起头,双腿并拢,笔直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起来迷乱无助。

  「莫扎特出生于奥特利……啊!」香澄还没有说完,就又发出一阵娇媚的呻吟声,但她不敢弯下腰,只是红着脸努力地站直身体,继续朗读,「出生于奥地利萨尔茨堡粮食街9号……啊,1756年1月27日出生……啊,1791年12月死啊……死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这样站直了身体忍受体内的刺激是一种恶毒的刺激,在温室中成长的香澄老师很快就忍受不了这种刺激,整个人颤抖着,好像要摔倒一样。

  「老师,你果然身体不好吗,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菜菜子一咬牙,站起来想要帮助老师。

  「不行,菜菜子你怎么能这么说,香澄老师是我们的老师,怎么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放弃学生呢?」铁也坏笑着说道。

  「啊,是,是的。」香澄喘着粗气,看了我和教导主任一眼,「铁也君说的没有错,菜菜子,老师不要紧。」她刚说完,体内手机的震动也停止了,香澄脸上顿时露出了解放的神情。

  然后她走下台,走到同学中间,「现在请大家自行阅读书本的187页~190页。」然后她偷偷看了我和主任一眼,中年的教导主任正伸出手指,示意香澄老师过去。

  「喂,今天的老师是怎么了?」不止坏学生,甚至连好学生也在私底下交流,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香澄老师美艳的肉体,看着那因为身体摇晃而晃动的乳房,看着因为发颤而紧紧夹在一起的高佻美腿,香澄老师每走过一处,就必须接受同学们的观赏,甚至还有同学趁老师不注意,偷偷低下头偷看老师的走光,但对于这一切,香澄只是红着脸,视而不见。

  「你们,对香澄老师做了什么,让她这么听话?」年青老师偷偷问我。

  「看了,就明白了吧。」我看了一眼老师那已经坚挺起来的肉棒,满意地转过头。

  终于,可爱的香澄老师忍受着师生们的视奸,来到了我和教导主任的身旁。

  「可以,可以了吗?」一上来,香澄老师就开始求饶。

  「哪里,课才刚刚开始呢,香澄老师。」我下意识的加重语气,让这个女教师明白自已的身份。

  「可是,可是。」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  「接下来,一旦教导主任按下手机,你就必须按我的命令把手中的课本掉下去,记住一定要背对学生,而且双腿必须笔直,不允许弯曲,等手机停止震动的时候,才能站起来,明白了没有?」

  香澄听了之后差点愣住了,她看了我很久,终于无助地点点头。

  刚她走回讲台的时候,体内的手机突然响了。香澄犹豫了一下,然后看了身后的我一眼,接着回过头,顾意不小心把手中的课本掉了下去,然后照着我说的那样,拉直了腿去捡课本。

  顿时,所有同学发出了惊呼,老师本就穿得十分暴露,那短小的迷你裙其实根本就掩不了她丰满的屁股,大半个屁股和整个大腿跟就这样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,还可以看到那网状透明的蕾丝内裤,透过内裤甚至可以隐约地看到那神秘的私处。同时,那因为身体下垂,而倒吊在外面的乳房,则更显诱人。

  「哇,香澄老师的那里。」

  「都看光了啊?」

  同学们交头接耳,只有菜菜子一个人低着头,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「怎么样,香澄老师果然是暴露狂吧。」

  「恩,啊。」即使是好同学,也只能愣愣地看着心目中的美女教师,紧紧盯着那诱人的身体。

  「大家静静,刚才是我不小心。」很快,香澄老师就站起身体,转过身,继续上课。同学们的喧哗也就此结果。

  但谁想没有过多久,香澄老师手中的课本就一次「不小心」掉了下来,于是香澄老师只能无奈地继续照之前所说的那样,站直了身体笔直在弯下腰,大泻春光给同学看。

  「看,又看到了哎?」这一次,连好学生都忍不住了香澄老师就这样窘迫地站在台上,低着头像大家展示着春光,焦急地等候教导主任的命令,但过了很久,迟迟没有得到回应,于是她只能继续以如此羞耻的姿势站在同学面前。

  「怎么了,老师?」终于连女同学也按奈不止了,她们寻问老师。

  「没,没什么,老师正在捡,捡粉笔。」香澄的声音听起来羞愧极了,她的双手漫无目的地在地上乱摸,努力装出找东西的样子。但时间流逝,体内的信号仍然没有响起,双腿因为如此姿态已经变得有些酸麻,至于台下同学的样子。

  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张大了嘴巴,贪婪地盯着香澄老师美妙的肉体去看。我从后面也可以明显地看到,香澄老师的阴处,因为紧张而开始收缩,可以清楚地看到迷你短裙下的屁股和大腿根上流出了诱人的汗水。

  终于,教导主任按下了手机的键,香澄马上窜起身子,站直了。

  下边的同学马上就发出了失望的呼声,但正当大家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。

  香澄体内的手机又开始震动了,于是,女教师手中的课本又一次,如同大家所希望的那样掉了下去。

  「香澄老师又要开始表演了喔。」铁也在下面偷偷地说。

  香澄又一次弯下身体,但因为之前紧绷的身体和紧张的情绪,加之如此怪异动作所带来的身体疲劳,她这一弯竟然没有支撑好身体的平衡,不小心整个人头朝前冲,一下子撞到了墙上面。

  这一撞,可是把年青的女教师弄蒙了,她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人头朝下,丰满诱人的屁股就这样大开着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,摆出了一个极其淫荡的姿态。女教师香澄就这么倒在地上,她想挣扎站起来,却发现力气不续,只能勉强地扶住黑板上放有粉笔的槽,没想刚一用力,整个槽竟然吃不住她全身的力量,崩落了下来,香澄又一次脸朝上,屁股高翘的摔倒在地上。

  同时,教导主任的信号响了,但此时的香澄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去站起来,只能紧紧扶住黑板,披散着乌黑的头发,发出媚人的喘吸声。从后面,可以隐约地看到香澄老师的肉洞里面,什么东西在震动着。

  台下一片沉默

  ……

  「哎呀,今天真是大饱眼福了啊,想不到香澄老师的技巧这么好。」走出教室的时候,主任还忍不住在香澄美艳的肉体之上肆意乱摸,「或者应该说,是龙先生的调教技巧好吧。」

  「教导主任真是过奖了,以来有什么事情,还请你多担待呢。」「当然,当然,改天我还想请香澄老师再表演一次,这次是浣肠奏乐授课怎么样,用香澄老师最擅长的钢琴曲如何?」

  香澄的脸色马上就变了,她拼命摇着头,但我却视而不见。

  「没有问题,过几天我就让香澄老师准备起来。」我微笑着,目送主任离开。

  「那个,香澄老师,这是怎么回事?」年青教师小心意意地问道。

  而香澄只是低着头,眼圈红红的,不发一语。

  「多少钱,下一次也为我表演一次吧?」教师试探着问。

  「开,开什么玩笑!」没想到香澄突然一把甩开对方的手,哭着跑了出去。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他转过头问我。

  「香澄老师的肉体,是不是很诱人?」我神秘地笑了笑,「可是她不会随便让什么人都碰她的。」

  「那么教导主任为什么?」

  我露出了猎物般的笑容,这个男人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了。

  ……

  深夜,我独自一个人躺在宽大温暖的床上,今天的仕奉活动是一次极大的成功。通过出卖奴隶们的色相,我可以轻易掌控那些贪图美色的男人,让他们成为我的会员,我的助力。凭着他们的财力和权力,将助我一步步高攀,直到救回我心爱的妻子。

  千岛香澄,回想些这个温文静雅的女教师,心里多少有些纠结。说到底,当初我独身一来日本的时候,最先认识的就是这个刚刚毕业的女人,她把我当成朋友,亲切地接待我……

  算了,我打消这种不必要的思念,她只是我用来达成目的众多女奴之一罢了,况且若干年后她就会恢复自由,我没有理由为这种女人心软。

  我打开洋酒,轻饮口中,心中唯有两条美丽的身影,久久挥之不去。

  一条是我的妻子,已经失去了名字的妻子。而另一条,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影子,纯白的衣裙,乌黑的发辫垂至后腰,在那根长长的鲜红丝带的映衬下,随风飘逸,宛如尘外仙子一般忧郁气质的女孩。

  我不知道她是谁,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但我记得她的名字,白色的莲花——林黛羽。

猜你喜欢

:| 另类玩具越做越爱(喜欢就给我心吧) | 【夜记色事】 | 把室友的女友变成自己的性奴 | 强奸菊花洞 | 夫妻之间爱爱的19种销魂口交技巧姿势 | 秘书 | 【梦想之都】(144)作者:ray1628 | 跟老师偷情的日子 | 【我和妻子江湖行】【云灵寺篇】(7-9)作者:guodong44 | 我与三个女同学 |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