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兰谷成人网
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
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·导航
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

和一个大姐从认识到上床的经过

<- 淫色淫妻 <- 情色文学 <- 幽兰谷成人网

妈妈含苞欲放的姓花未,正值狼虎之年的大食婆娘大波的邻居中年妇人,戴绿帽的姐夫,疯狂FANS。和一个大姐从认识到上床的经过,月神圣骑士,诱人的姗姐,【百花盛放·续(同人)】(09)作者:吾系无影无踪,女性每月何时性欲最强。和一个大姐从认识到上床的经过,女人的五大秘密a,学姐、。

上一页:性冷淡的太太 下一页:温陵艳事

和一个大姐从认识到上床的经过

交友中心电邮

12月12日22:00

“你好,可以认识你吗?”

12月13日21:05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,我不是西安人,在驻外销售公司做营销工作,常住西安。”

12月13日22:15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,可以留下dianhua吗?我的临时号码8208×××。”

12月14日20:25

“我的号码是13992861×××,还是先加我qq吧,417937×××。”

qq聊天,12月15日20:31“你好,可以聊聊吗?〖微笑〗”
“你好,可以啊。”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我也是啊。”

“我的资料你在交友中心都看过了,不需要再说了吧?”

“哦,你就是要我留dianhua的那个啊?”

“是啊,呵呵〖调皮〗”

“我可比你大一岁,你得叫姐姐。”

“比我大当然要叫啊,姐姐。〖调皮〗”

“呵呵,〖害羞〗”

“姐姐贵姓啊?”

“免贵姓王。你呢?”

“我姓正,加王姐不需要验证啊?”

“需要啊。”

“我没写验证就通过了呀?”

“哦,记得我设置了呀。女儿给我弄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从你的资料看,你是qq里比较受欢迎的女人。骚扰你的人挺多吧?^_^”

“我不太上qq,还可以吧。”

“你孩子多大了?”

“我女儿14了,你是男孩女孩?”

“男孩,5岁了。”

“怎么那么小啊?”

“我结婚晚啊。”

“挑花眼了吧?呵呵”

“王姐在西安那里啊?”

“在北郊呢。”

“工作忙吗?”

“忙啊,我家和单位都在××呢,我是厂里派到西安分公司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我们在北郊租了套大房子,办公和住就在一起呢。”

“那老公和孩子怎么办啊?”

“老公在家呢,孩子去年转到西安上学,她爸管不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我来西安工作都七年了。”

“辛苦辛苦,离家那么远。”

“我习惯了一个人,孩子住校呢,一周回来一次。”

“王姐,给我发张照片可以吗?”

“好。”

“〖照片〗”

“太小了,发张大点的。一睹芳容。”

“〖照片〗去年在张家界拍的。”

“还有吗?”

“都可胖了。”

“没关系喽。”

“要吗?”

“要!”

“〖照片〗”

“还要。”

“〖照片〗胖吗?”

“有点丰满,挺好的。〖调皮〗”

“〖捂着嘴笑〗什么是有点丰满啊?不好意思说吧?呵呵。”

“〖调皮〗”

“你能给我发一张吗?”

“稍等啊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〖照片〗”

“是你和儿子啊?你孩子好可爱啊。”

“我没什么照片,都是给孩子照的。”

“你也很帅啊。”

“王姐在交友中心不是看过我的照片吗?现在才觉得帅啊?

“那张小,看不清楚,这张看着多帅啊。”

“呵呵,喜欢吗?”

“喜欢啊。”

“〖调皮〗”

“帅哥谁不喜欢啊?”

“我就喜欢和比我大一点点的女人聊天,喜欢成熟的女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王姐一个人挺孤单吧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陪姐姐。”

“谢谢你啊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“还是陪老婆孩子重要啊,我一个人习惯了。”

“其实看着我在家,也是一个人。”

“爱人出差了吗?”

“没有,分居。”

“噢。”

“快一年了,她把东西都搬走了。”

“分居就搬东西啊?孩子跟你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是你的原因吗?”

“俩人都有原因吧,这种事说不清楚。”

“不过了吗?”

“打算过了年就办。”

“没有挽回吗?”

“应该不能挽回吧。”

“看来你不很坚决啊,相互让一步算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她现在在家吗?”

“在,陪孩子睡了,她搬的地方没暖气。”

“噢。还是要好好谈谈。”

“呵呵,能谈还用拖这么久吗?”

“噢。”

“不说这些了,不想说了。”

“好的。〖微笑〗”

“我对她很失望。”

“〖微笑〗”

“王姐。”

“嗯,说呀。”

“你多久没回家了?”

“好几个月了。”

“最近不回去吗?”

“不行,要到过年才能回去。”

“和王姐聊天感觉真好,王姐很随和。”

“嗯,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
“是挺好。”

“就是我老公说我厉害。〖捂着嘴笑〗”

“〖惊讶〗不会吧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他对你好吗?”

“一般,我不喜欢他。”

“为什么呀?”

“不求上进,我看不起他。”

“呵呵,别,不是每个人都能出人头地的。”

“那到不是。”

“老了总要有个伴呀。”

“那你呢?你还,,,,,,,,,”

“也是,怎么说起来别人都是一套一套的,到自己就,,,,,,”

“是啊,哈哈哈。”

“不想那么多了,开心每一天吧。”

“我也要休了他!”

“王姐,不会吧?不是真的吧?”

“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啊。”

“是不是分开太久的缘故?”

“不是,我就是因为他才出来的。”

“王姐离开他了,未必能找到比他好的啊。”

“他不支持我的工作,还老找事。我也没打算找啊。”

“〖难过〗”

“我就要独身,我过的太辛苦了。过家都过怕了。”

“他一个男人,妻子长时间不在身边,我能理解他。”

“我为了孩子熬了这么多年了。”

“什么呀。”

“他有本事就去找啊,我不反对啊,我还轻松呢。”

“呵呵,生气了?王姐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现在很多家庭都是因为有孩子才在支撑,其实早就名存实亡了。”

“是啊。你工作忙吗?”

“忙啊,最近特别忙。”

“是啊,到年底了,我们也很忙。”

“销售不理想,头疼。”

“销什么啊?”

“虚拟号码。”

“不懂。”

“我在交友中心留的那个号码就是虚拟的,没有话机,但是能打通我dianhua。”

“那怎么打啊?”

“和平时一样啊,直接拨就可以了。你不要打我在交友中心留的那个号码,那个是临时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这个业务叫被叫号码携带,以后还会有主叫号码携带。”

“有什么好处啊?”

“永远不用换号码了。”

“到外地也能用吗?”

“可以啊,你们××就有。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〖吻〗”

“〖疑问〗”

“〖调皮〗”

“〖捂着嘴笑〗〖害羞〗”

“我很久没,,,,,,姐姐,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哦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太大了。”

“是啊,你说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呢?”

“我想是自私的人吧。也没什么标准,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来这里就是为了开心,为了释放和缓解现实生活中的压力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经常上情色网站。”

“〖捂着嘴笑〗”

“我老在想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上情色网站。”

“是什么人呢?”

“反正真正的流氓不会上,他们没时间,也没兴趣。”

“这么说你是好人啦?〖捂着嘴笑〗”

“怎么说呢,我上情色论坛,不影响别人,不会给其它人带来不便,这只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。大家都很累啊,放松一下有什么不好?”

“是啊。情色网站上有什么啊?”

“王姐从来没上去过吗?我怎么不信啊。”

“真没上过,我不太上网。”

“什么都有,都是关于情色的图片,文章,电影什么的。”

“能解决问题吗?”

“你指生理问题吗?”

“都有。”

“我也说不清楚,实在想了就自己解决啊。〖尴尬〗”

“你老婆在,你就不想吗?”

“想啊,但不想和她。”

“你那么帅,一定有好多女孩喜欢啦。”

“哪有啊,就是有,我也要有时间有精力啊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给你看篇文章,365论坛上的。”

“写的什么?”

“你看看就知道了,那里大部分的文章都是描写做爱过程的,都是哼呀哈呀的,我不喜欢,给你发这篇不是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《今天我是你的新娘》(文章后附)”

“是写的不错,很好。”

“喜欢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明天再给你发几个长点的。”

“好的。你困吗?”

“不,王姐困了吗?”

“你说吧。”

“〖吻〗”

“我有点累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那王姐休息吧。〖微笑〗”

“你也早点休息,明天还上班呢。”

“好的,王姐。”

“要注意身体啊。”

“〖尴尬〗”

“明天再聊好吗?”

“好的,王姐在交友中心给我的号码能打吗?明天给你打可以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〖吻〗〖玫瑰〗”

“〖图片:让我电一下〗”

“休息吧王姐。”

“晚安。〖握手〗”

“晚安。”

手机对话,12月15日9:45“喂,王姐,你好。”

“你好,谁呀?”

“我是正午。”

“哦,你好你好。”

“忙吗?”

“忙啊,到年底了,你在单位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今天事特别多,一会给你打过去。”

“是,我给王姐发短信吧,你要是给我发别发到我留那个号码上,那个号码收不到。”

“好的,我先挂了哦。”

“好,拜拜。”

“拜拜。”

短信,12月16日14:25“姐姐好,我是正午,你的声音真好听啊。”
“是你吗?你怎么又换号码了?”

“我那个号码不能发短信啊。”

“香烟是寂寞的替身,眼泪是伤心的替身,咖啡是冷静的替身,希望你永远是快乐的替身!”

“你的耳朵痒了,证明有人想念你,你的眼睛痒了,证明有人想见你,如果你的嘴唇痒了,证明有人想吻你,你的身体痒了,,,,,,别乱想,你该洗澡了!”

“忙,不能及时回复,弟弟别生气哦。”

“给你做个心理测试,超准,美国时代周刊推荐的,选择一个花:梅花,荷花,菊花,桂花,茶花,玫瑰花,选中告诉我。”

“梅花”

“准确率99%,梅花渴望被人疼爱,荷花想结婚,菊花已有人疼爱,桂花对爱犹豫不决,茶花不想寻找爱情,玫瑰花渴望找个情人。”

qq聊天,12月16日23:05“王姐好啊。〖微笑〗”

“你好。”

“白天的短信收到了吧?”

“收到了,谢谢你。”

“王姐不用那么客气。〖吻〗”

“〖晕〗你怎么这么晚才上来?不休息啊?”

“今天周末,和朋友喝酒去了,刚回来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测试准吗?”

“呵呵,你说呢?”

“有点道理吧。〖调皮〗”

“嗯。其实我一直想选玫瑰花来着。”

“呵呵,想找个情人啊?”

“没有,只是想选而已。你选的什么?”

“玫瑰花。”

“那和你想的一样啊。「捂着嘴笑」”

“我想要是真的找个情人一定也挺累的。”

“就是,那就别找了。”

“呵呵,王姐有过啊?”

“有好朋友啊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也有吧?异性的。”

“没有,目前没有。”

“你朋友很多吧?”

“你指qq上的?”

“生活中的,女朋友。”

“不算有吧,应该没有。”

“晕,不懂了。”

“你说的是有性关系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现在没有,以前有,不来往了。”

“哈哈,不喜欢了?”

“偶尔联系,不再有性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〖接吻的图片〗”

“谁呀?”

“我和王姐啊。〖调皮〗”

“哈哈哈,什么时候拍的啊?我老了,不记得了。”

“没老,成熟的魅力。”

“呵呵,但愿有吧。”

“王姐元旦回家吗?”

“不回啊。”

“圣诞节快到了,王姐有什么安排啊?”

“没想过,不知道。”

“去年怎么过的?”

“公司的人在一起吃了一顿,没意思。吃完回公司,他们去打牌,我不爱玩。”
“呵呵,今年我陪王姐过平安夜。”

“噢,谢谢,哪敢劳驾。”

“只要姐姐愿意。”

“嗯,好啊,你有什么安排?”

“那就说定了。姐姐想怎么安排呢?”

“孩子要回来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“呵呵,孩子肯定盼着你出去玩呢,她好和同学去玩。”

“24号是下周六,到时候看吧,不行就改一天。”

“好的。一言为定。”

“我要下了。”

“〖难过〗我刚来王姐就走啊?”

“我困了,明天还有事啊。”

“好的王姐。”

“下了哦。”

“88。”

“886。”

短信,12月17日(略)

qq聊天,12月17日21:25“姐姐好啊,来啦。〖微笑〗”

“你好,谢谢你的短信。”

“王姐客气了。”

“我要出差,临时决定的,明天一大早就走。”

“哦?明天是周日啊,去那里啊?”

“去兰州,好多事呢。”

“要去几天啊?”

“要十天吧。”

“晕倒,年底了还这么多事啊?”

“我也没办法呀,给你打dianhua没打通,就上来看看你在不在。”
“〖难过〗伤心,说好了一起过圣诞节。”

“呵呵,给你说一声我就下了,你找别人一起过啊。”

“只有一个人过了,在家陪孩子吧。”

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没关系王姐,在路上发短信哦。”

“好的,一定会发的,下了哦。”

“〖吻〗好吧,晚安。”

“〖拥抱〗晚安,好梦。”

短信,12月18日“姐姐好,出发了吗?祝姐姐一路顺风!”

“好弟弟,谢谢你,我在路上。”

“姐姐一个人出门在外,注意安全哦。”

“我已经中了病毒,姐姐的消息是我唯一的杀毒软件。”

短信,12月19日(略)

短信,12月20日(略)

短信,12月21日(略)

短信,12月22日(略)

短信,12月23日20:45“你好,我回来了,中午到西安,洗了澡睡了一下午,累死了。”

“姐姐辛苦了。太好了,真高兴,可以和王姐一起过平安夜。”

“你在家?”

“没有,在西郊呢,和朋友吃饭呢。一会联系你,完了去找王姐。”

手机对话,12月23日21:25“你好王姐,回来啦。”

“你好,我办事效率高吧,提前回来了。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啊?”
“和朋友在西郊呢,现在没事了,我去找王姐吧。”

“太晚了,都9点多了,别来了。”

“不啊,我要去找王姐。”

“我这儿好多人呢,不方便。我也累了,肩膀疼。”

“孩子回来了吗?”

“没有,学校有活动,不回来了。”

“哦,那明天中午一起吃饭,好吧?”

“我明天中午到钟楼有事,你中午打dianhua。”

“那好吧,明天中午联系王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就回家了,晚安王姐。”

“好,挂了啊。”

手机对话,12月24日11:45“你好王姐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“你在那儿?我就在钟楼。”

“哦,你到钟楼的方汇大厦4楼,在南面有个柔婷美容知道吗?”

“知道啊”

“我就在里面做按摩呢,它那里门口有休息的地方,你在那儿坐一会,我大概半小时出来。”

“好的,我等王姐。一会见。”

“好,一会见。”

对话,12月24日13:10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,饿坏了吧?我请你吃饭。”

“没事,走,去吃饭。去案板街南方酒店吧?”

“好。我问那女孩要多长时间,她说半小时左右,谁知道这么长时间。”
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和照片上一样吗?”

“差不多,比照片上胖点。我呢?”

“呵呵,王姐的照片没照好。”

“你真会说话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王姐,就坐这儿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王姐想吃什么?”

“你随便点吧,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,我不饿,喝点啤酒就行。”

“哦,服务员,来个宫爆鸡丁,一个水煮肉片,再来个香菇青菜,一盘花生米,快点啊,要两瓶九度,王姐你还要什么?”

“可以了,点多了浪费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来,碰一下,很高兴和王姐见面啊。”

“谢谢,来干杯。”

“柔婷做的怎么样啊?”

“我不是肩膀疼吗,主要是去按摩。那女孩手真重,还是有点疼。”

“我一会给王姐按一下,看看我按的怎么样。”

“呵呵,好啊。”

“那咱们开个房间,给你好好按。”

“不好吧?开玩笑呢,还真按呀?”

“呵呵,真按,没事,就是不知道有房间没,今天平安夜,酒店的房间都紧张。”

“吃完再说吧。”

“,,,,,,”

手机对话,12月24日14:45“欢迎您拨打西安电信114,您好,请问您需要查那里?”

“我查五豪酒店的dianhua,青年路那个。”

“请听好:川渝人家提示您,请记录:8×××××××五豪酒店,刚才为您服务的是3585号话务员。”

“喂,五豪酒店吗?”

“你好,五豪酒店。”

“你们那儿还有房间吗?”

“先生您是那里的?”

“我就是西安的。”

“我们只剩了一间情侣间,您看可以吗?”

“就是只有一张大床的那种吗?”

“是的,先生,您需要订吗?”

“可以订钟点房吗?”

“对不起先生,今天房间很紧张,不可以开钟点房。”

“哦,那房价是多少?”

“打完折是一百三。”

“好吧,给我留着吧,别给我卖了啊。”

“好的先生,您贵姓呢?”

“我姓正。”

“正先生您什么时候来呢?”

“大概半小时到。”

“好的正先生,再见。”

“你现在就去把空调打开,别让我去了房间还冷冰冰的。”

“好的正先生,再见。”

对话,12月24日15:20“王姐,走吧。”

“不去了吧。”

“走吧走吧,来来来,上车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王姐啊,这个酒店挺干净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真暖和,来,王姐,外套挂起来。”

“我给咱们烧点水喝。”

“脱了鞋啊,躺在这儿。”

“这床真舒服。”“来呀姐姐,我给你按。”

“别乱摸啊,去洗洗手吧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这个坠子是什么?”

“翡翠,是我的属相,我看看王姐的。”

“我的也是我属相。”

“来王姐,你爬在这儿,我给你按摩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姐姐舒服吗?”

“嗯,哼,,,挺好的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去冲冲吧。”

“不,刚才在美容院洗澡了。”

“我也是在家才洗澡。”

“嗯,,,,,,”

“姐姐,,,,,,”

“不要,痒啊,,,,,,”

“姐姐那痒啊?”

“嗯,,,,,,心里。”

“脱了吧。”

“盖上被子呀,有点冷。”

“冷吗?我一点都没觉得,适应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姐姐皮肤真好,又软又白。”

“坏。”

“嘻嘻,我不坏王姐能喜欢吗?”

“哦,啊,,,,,,”

“,,,,,,”

“姐姐喜欢怎样呢?”

“就这样,就这样就好,啊,,,嗯,,,”

“我要亲亲姐姐下面。”

“不要不要,我不习惯。”

“不,就要亲。”

“啊,,,,,,坏,,,,,,嗯,,,,,,”

“舒服吗姐姐?”

“嗯,,,,,,不,,,,,,习惯,,,,,,哦,,,,,,”
“,,,,,,”

“快上来,快放进去吧,”

“嗯,,,,,,”

“快来呀,我要你放进去,我受不了了,啊,,,,,,”

“呵呵,就不。”

“啊,,,,,,哦,,,,,,你坏死了。快,,,,,,来。”

“那你求求我啊,你求求我我就放进去。”

“嗯,,,,,,求求你了,来吧。”

“不,”

“嗯嗯,求求你好弟弟。”

“好,哼,,,,,,”

“啊,,,,,,”

“姐姐,你的水好多啊。”

“啊,,,,,,啊,,,,,,”

“舒服吗?”

“舒服。哦,,,,,,啊,,,,,,”

“哦,,,,,,和姐姐做爱真舒服啊,哦,,,,,,”

“啊,,,,,,嗯,,,,,,快点动,,,,,,哦,,,,,,”
“哦,,,,,姐姐,,,,,,我太激动了,光想射,啊,,,,,”
“不要,,,,,,不要射出来,,,,,,啊,,,,,,”

“好,,,,,不射,,,,,,哦,,,,,,”

“好,,,,,,弟弟,,,,,,来亲,,,,,我,,,,,的奶头,,,,,,
哦,,,,,,啊,,,,,,”

“嗯,,,,,,”

“好滑啊,哦,,,,,”

“哦,,,,,,啊,,,,,,嗯,,,,,,,”

“好吗?”

“舒服死了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啊,,,,,,呀,,,,,,哦,,,,,,好”

“,,,,,,”

“要姐姐说话。”

“舒服死了,现在让我死我都愿意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你先起来一下,流到床上了,我擦擦。”

“不会吧,我没射呢。”

“是我的,笨。”

“姐姐的水太多了,真美,,,,,,”

“你说我的水多,那谁的水不多啊?”

“不告诉姐姐。”

“你个坏家伙,上的女人多了吧?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累不累啊?小伙子,累了歇会。”

“不累,只要姐姐舒服了,我再累也愿意。”

“真的啊?”

“当然是真的啦。”

“好弟弟。”

“我去倒杯水,完了接着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来姐姐,你跪到边上来,换个姿势啊。”

“坏家伙,花样还不少。啊,,,,,,哦,,,,,,”

“啊,,,,,,”

“哦,,,,,,啊,,,,,,快点,,,,,,,嗯,,,,,,”
“姐,,,,,,姐,,,,,,说,,,,,,话,,,,,,”

“说,,,,,,说,,,,,,吗,,,,,,”

“我,,,,,,在,,,,,,干吗?,,,,,,哦,,,”

“嗯,,,,,,”

“我,,,,,,在,,,,,,干吗?,,,,,说话啊,,,,,姐姐,,,,,,”

“你在,,,,,,干,,,,,,坏事,,,,,,哦,,,,,嗯,,,,,,”

“什么,,,,,,坏事?”

“我说,,,,,,不,,,,,,出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来姐姐,躺上。”

“嗯,,,,,,呜,,,,,,”

“往边一点。”

“哦,,,,,,啊,,,,,,好,,,,,,弟弟,,,,,,”
“哦,,,,,,姐姐,,,,,,舒服死了,,,,,,”

“快,,,,,,快点啊,,,,,,用力,,,,,,”

“姐姐,,,,,,受不了,,,,,,,我,,,,,,要射,,,,,,”
“哦,,,,,,啊,,,,,,不要停,,,,,,快,,,,,,,”
“姐姐,,,,,,你说话,,,,,,,叫我宝贝,,,,,,叫啊,,,,,,”

“宝贝,,,,,,好宝贝,,,,,,用力,,,,,,”

“姐姐,,,,,,要我,,,,,,射在那里?”

“宝贝,,,,,,你随,,,,,,便射在那,,,,,,都行,,,,,,”

“我要射到姐姐,,,肚子上,好,,,不好,,,,,?”

“啊,,,,,,不要,,,,,,你射到,,,,,,里面,,,,,,啊。”

“那姐姐,,,,,,你说,说宝贝快射,,,,,,”

“嗯,,,,,,哦,,,,,,”

“姐姐,,,,,,快说,,,,,,啊,,,,,,”

“宝贝快射,,,,,,宝贝快射,,,,,,快射啊,,,,,,”
“哦,,,,,,啊,,,,,,”

“快射,,,,,,快射,,,,快射啊,,,快,,,,,,”

“哦,,,哦,,,我要射了,,,,哦”

“快,,,,,,啊,,,,,,”

“啊,,,,,,嗯,,,,,,”

“,,,,,,”

“姐姐舒服吗?”

“哦,舒服死了。”

“呵呵,我也要累死了。”

“王姐,你舒服了几次啊?”

“4次。”

“呵呵,我要起来。”

“不要啊,不要你起来,就这样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就这样抱着我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啊!”

“怎么啦?”

“王姐,你刚才把我的脊背抓疼了。”

“是吗,让我看看。”

“没事,不想动。”

“快让我看看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呵呵,都抓破了,疼吗?”

“没事王姐,真的没事。”

“你累了吧?躺着别动,姐姐给你倒水。”

“嗯。把遥控器递给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他这儿闭路电视信号还挺好的,看看西安4台有什么。”

“平安夜不知道有什么好电视。”

“王姐看,现在播的是《沉默的羔羊2》,我最爱看了。”

“我没看过,什么意思啊?好看啊?”

“你看看就知道了,精彩。”

“我不爱看电视。”

“过来王姐,你枕在我肚子上看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这个人看的好可怕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跑不掉了吧?铐在一起了。”

“结果还是跑了,你往下看。”

“他把这个女的手砍了?”

“没有,他把自己的手砍了,他已经爱上这个警察了。”

“呵呵,不会吧?”

“我猜的,要不他怎么不把那女的手砍掉啊?”

“,,,,,,”

“时间过的真快啊,咱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今天民生一点钟打四折,一会咱们去看看吧。”

“行啊,走,吃饭去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吃饱啦?”

“饱了,王姐还要点什么?”

“不要了,街上人真多,咱们也转转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想不想去民生,从这儿走过去也不远。”

“王姐呀,我吃饱了就不想动,这么多人在街上干吗呢?人看人多没意思啊,咱们还是回酒店吧。”

“算了吧,转转我就直接回公司了,太晚了不好。”

“太晚了就不回了,不想和我睡啊。”

“没有,就是感觉怪怪的。”

“住酒店多舒服啊,还有我陪王姐。”

“那好吧,咱们回酒店去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王姐,还要吗?”

“你说呢。”

“王姐的三角裤真好看,还是豹纹的,我仔细看看。”

“啊,,,,,,坏,,,,,,”

“,,,,,,”

“你的jj不太硬啊。”

“姐姐给我亲亲就硬了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啊,真舒服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王姐的牙把我jj硌疼了。”

“已经硬了,我不要亲了。”

“姐姐,去卫生间,我要从镜子里看着你做。”

“啊,,,,,,哦,,,,,,”

“,,,,,,”

“姐姐,从后面做真刺激,真舒服,,,,,,哦,,,,,,”

“啊,,,,,,啊,,,,,,好,,,,,,快,,,,,,”

“姐姐,,,,,,喜欢吗?,,,,,,”

“喜欢,,,,,,哦,,,,,,”

“姐姐的bb好会动啊,,,,,,哦,,,,,,”

“嗯,,,,,,嗯,,,,,,”

“姐姐夹紧啊,,,,,,”

“好弟弟,,,,,,我要,,,,,,来了,,,,,,啊。”

“哦,,,,,,哦,,,,,,”

“快呀,,,,,,快,,,,,,快点动,,,,,,哦。”

“舒服吗?姐姐。”

“嗯,舒服,哦,,,,,,都舒服两次了。”

“去床上,再来,让姐姐舒服个够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啊,,,,,,”

“快来啊,使劲,,,,,,哦。”

“叫我啊,,,,,,哦。”

“宝贝,,,,,,好宝贝,,,,,,快啊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姐姐,我要射了,,,,,,啊。”

“快啊,,,,,,快射啊,,,,,,,射到我身上,,,,,,”
“好,,,,,,啊,,,,,,”

“我要,,,,,,看着你射,,,,,,宝贝,,,,,,快射。”
“啊,,,,,,啊,,,,,,啊啊啊。”

“啊,,,,,,你射的好多啊,,,,,,”

“哦,,,,,,舒服啊,,,,,,”

“,,,,,,”

“你每次都射那么多啊?”

“只有和姐姐你才射那么多。”

“来,躺到这儿,累坏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要你从后面抱着我。”

“好的姐姐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等等啊,我给你剥柚子吃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还看电视吗?”

“没什么好看的。一点多了,困了,想睡觉。”

“我洗完了,你去洗去,洗完了睡觉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,,,,,,”

“来,好弟弟,躺在姐姐怀里睡吧。”

“,,,,,,”

12月25日,酒店便签纸“好弟弟,现在是凌晨四点钟,看你睡的那么甜,姐姐不忍心打扰你。我从未想过我会和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在平安夜里,相拥着睡在陌生的酒店里。从认识你开始,总是有两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,一个说:你是个传统的女人,你不可以背叛你的丈夫,你不能喜欢他。另一个声音在说:你有点喜欢他,喜欢他就去靠近他。在这十多天里,最让我感动的是我在出差时你发的短信,出差的那几天,基本上都是在路上度过的,你的短信给我孤单的行程带来温暖,于是第二种声音越来越清晰。我从来没有约见过所谓网友,但不知为什么,我是那么想见到你,仿佛是在风霜困顿旅程里,看到了前方有一片似锦的繁花。

我要走了,我已经被调回总公司工作,七年来,我数不清的快乐与悲伤都留在了西安这个熟悉而陌生城市,而最无法忘记的就是我临走时的这个平安夜,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夜晚留给我的到底是什么。

你的玉坠我拿走了,我的玉坠在枕头旁边。

衷心的祝弟弟开心每一天!

不要给我打dianhua,公司已经给我换了号码

猜你喜欢

:| 【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】(16)作者:p474400487 | 骚骚狐与乖乖兔 | 女董事长宫被奸 | 【我和女友挣扎在生化末日】(1-4) 作者:apple68 | [超豪华性爱航线3388号]作者:不详 | 【死党的淫荡女友琪琪】【1-2】【作者:quyang123】 | 飞的感觉 | 盘点男用避孕套优缺点 | 【催眠大师——妈妈与小姨的沉沦】 | 泡良家少妇经验和技巧 |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